当前位置: 首页 > 尼山导览 > 尼山文萃
寻访扳倒井

    在孔子的出生地尼山附近,有一口不同寻常的水井,叫扳倒井。传说圣人孔子在尼山出生后,因长相奇丑,顶如反盂,面有七露,被丢在荒草坡上。后被一只母虎叼到山脚下一个小山洞里,这就是至今尚存的“夫子洞”。夫子洞对面有一座小山,叫“颜母山”,颜母山下的村庄叫“颜母庄”,显然是因孔子母亲颜征在而得名。相传颜母把孩子扔在山坡后,心里十分悲痛,再去寻找却不见了,常到尼山脚下寻找、哭泣。有一天,她突然听到有孩子的哭声,急忙循声而去,终于在一个小山洞里看到一个白胖男孩,抱起一看,竟是自己的儿子。颜母喜出望外,抱着孩子急勿勿往颜母庄走去。颜母抱着孩子走得又累又渴,在一个山坡下,遇见一口水井,便走上前去,轻轻放下孩子,想伸手去取水。可是怎么也够不着,身边又没有汲水的井绳和水罐,她心想,要是能把井扳倒就好了。这样想着,便真的伸手扳了一下井口,谁知水井竟应声斜倒,清澈的井水汩汩流出了井口。从此,这口水井就这样倾斜着,源源不断地流涌出清泠的井水,从远古一直流到今天,两千多年的岁月也慢慢随之流逝而去。
    这个古老的传说早已为人们所熟知,没有什么新鲜的。可是,当散文作家张九韶先生听说扳倒井在“文革”破四旧时又重新给扳直了,就产生了一定要去看看这口水井的冲动。己丑清明节后,正是落英缤纷时节,张教授、书法家刘承门先生和我,相约一起去寻访扳倒井。据说扳倒井在一个很偏僻的小山村里,不大好找。张教授便请他的学生、泗水县文化局王传明局长带路。在夫子洞稍做停留,我们两辆车就沿着尼山水库边的山路逶迤前行。尼山和颜母山上的青松翠柏泛出了新绿,偶有数株桃花,渲染出片片胭脂的红晕,清新的空气中飘浮着淡淡的馨香。沐浴在明媚的春光里,文友结伴出游,寻幽探古,心情自然是轻松愉快的。只是不知道那千年扳倒井是否还在?如果在,真的又被扳直了吗?我们在议论着,心中悬着几分期待。这时来到一个村庄,带路的车在前面停下来,这大概就是颜母庄了。当年,有个叫叔梁纥的鲁国大将,家住昌平乡,即今天的尼山一带,娶鲁国贵族施氏为妻,生下九个女儿而无男孩,后又娶一妻生一男孩,名叫孟皮,字伯尼,却是个跛足,无法继承他的封位。叔梁纥到六十多岁时,来到这个村子,向颜家求婚。当时颜家有三个女儿,大女儿、二女儿皆摇头拒绝,十七岁的小女儿颜征在却欣然同意,嫁给了叔梁纥。
    前面的车又继续前行了,看来扳倒井还不在这里,我们只好跟着左转向北,路又逼仄难走了许多。不多时,前面又是一个小山村。来到村子里一个柴草垛跟前停下来,我们都下了车。王局长在周围巡视着,说,好几年前来过,应该是在这里了,怎么没有呢。看来他也记不太清了。他走近一个石头围墙的小院落,推开了虚掩着的院门,有位白发苍苍的老大娘走出来。          

    王局长问:大娘,扳倒井是在这个村吗?老大娘说,是啊。老人家热情地跟我们打着招呼,说我领你们去。我们一行人就跟着往前走。边走,我们边询问扳倒井的事情。大娘说,当年她嫁到这个村的时候,看到井就是斜着的,水旺的时候从井口淌出的水还能浇地。走不大会,老人家用手一指,说,往那走就是了。沿着手指的方向,我们来到一个小山坡下,可见一通石碑,篆书“搬倒井”三字赫然入目。石碑下果有一口水井,石砌的井台,近前探头往下看,石砌的井壁,与一般的水井没有什么两样。有一根抽水的管子通到井下,显然是一口还在使用的水井。刘先生是书法篆刻家,精通篆书,走近石碑细看,原来“搬倒井”三字是今人苏士澍先生的手笔。我不知道苏先生为何将扳倒的“扳”写作搬家的“搬”?这似乎并不怎么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翻山越岭,经过好一番寻觅,终于找到了深藏于荒山野村之中的扳倒井。经询问,知道扳倒井所在的村庄叫宋家山头村,属于邹城市田黄乡。我们一行人站在那里,望着这平平常常的水井,竟一时无话。我不知道一心要拜谒扳倒井的张教授此时是何心情,反正我心头一片茫然,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失望。水依旧,井已非,此井已非彼井,完全没有了昔日被“扳倒”的面貌了。向路过的一位村民打听,也说是“文革”时将斜井毁掉,砌成了现在的直井。并且说原来水源就在上面,水才能从斜井里流淌出来,“板直”时因放炮把水源震了下去,现在水是在好几米以下了。听完,几个人面面相觑,此时,除了扼腕叹息,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文革”毁掉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就连躲在这偏僻山野的一处文化遗迹也未能幸免于难。这时我想到了一句话:秀才遇见兵。如果说秀才属于文化,兵当然就属于军事了。文化遭遇军事,似乎不堪一击,只有毁灭的份儿。那么,文化如果遭遇政治呢?当扳倒井倾斜着倾吐一股清流,穿越千百年苍茫历史,完好无损地来到公元20世纪60年代的时候,却遭遇了一场疾风暴雨似的政治运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与“三孔”的许多文物古迹一样,它也无处遁迹,它的神秘和圣洁顿时消失殆尽,只能任由摆布,于是,倾斜的扳倒井又重新给扳直了。回望历史,强权政治企图摧残、毁灭文化的事情不胜枚举,有名的像秦始皇焚书坑儒。可是,我们不禁要问,文化真的能被毁灭吗?看看煌煌中华文化吧,从史前的文明起源走到今天,历经数千年的熔铸,总是在不断丰富、繁荣和发展,有谁能真正阻挡它前进的脚步?又有谁真正毁灭过它?我们发现,其实有时被摧残和毁坏的,不过是文化的某些外在形式而已,而文化的魂魄只会得到再一次的冶炼和锻打,而不会有丝毫的损毁。文化的根深植于历史的土壤,并得到民族精神的不断滋养,正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历史已经证明,人类的文化具有无比强大的内在力量,是任何人都战胜不了,毁灭不了的。因为,文化的因子早已流淌在一个民族的血脉之中,只要民族不灭,一个民族的文化便会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尽管如此,当我们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还是为扳倒井的面目全非感到惋惜,感到痛心,总是难以释怀。
 
                                转载济宁日报2009年5月22日《圣地》专栏
                                     (作者孙宜才是济宁日报高级记者)

尼山世界文明论坛组委会秘书处  电话传真:+86 531 81952307  版权所有: 尼山世界文明论坛组委会秘书处  技术支持:大众报业集团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