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主席致辞
首届尼山世界文明论坛闭幕词

许嘉璐

 

 

 

各位朋友,各位专家,女士们,先生们:

首届尼山世界文明论坛,经过大家两天紧张的努力,完成了预定的各项议程,现在就要结束了。论坛组委会推举我来对这个论坛作一个小结,这实在是我不能胜任的。因为这次论坛的内容太丰富了,不是我的学养所能概括的;而且,我和大家一起静心地聆听和认真地发言,没能来得及消化大家的高见和思考大家提出的问题。我只感到自己受益良多,但是小结不能讲成自己收获的报告。组委会既然交给我这个任务,我只好在昨天夜里赶写出以下这些内容,当然里面也有一些我的看法,现在讲出来,请大家批评指正。

这次论坛共有近80位国内外著名专家学者到会,收到论文62篇,共进行高端对话、学术讨论15场次。论文论题比较集中,各显千秋,绝大部分是作者专为这次论坛精心撰写的,其中不乏近年来关于跨文化交往和论述介绍儒家和基督教文明的优秀之作。公开对话是这次论坛的主要部分,也是论坛的重要特色。通过对话,学者们在许多问题上取得了广泛的共识。大家在论文、对话和发言中反复论证了文明多元的历史经验、时代特征和对人类发展的重要意义。这里面包括以下的议题或思想:文明多元化是人类的共同财产;文明的多样性;不同文明之间的差异不应成为世界冲突的根源,而应是世界交流与合作的动力与起点;学术界应该倡导和保护世界文化多样性,推进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坚持文明多元化、坚持不同文明间对话,互相尊重、互相理解、互相倾听、互相学习,是形成国际民主、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的重要内容;坚持以对话、商谈方式处理国际事务,维护各国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根本利益;坚持通过文明对话消弭误解和分歧,是为人类建设可持续未来的必经之路,等等。

只可惜,时间有限,不少学者颇有意犹未尽的意见和批评。同时,我们在很多的问题上来不及深入。作为组织者,我们负有责任,让我们在未来的论坛中加以改进。

与会学者高度认同这次论坛的口号——仁爱、诚信、包容、和谐,认为孔子一生所倡导的“和为贵”、“和而不同”、“人无信不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等名言就完美地体现了这些理念。其实,基督教文明,就像《圣经》里所说的“像神爱人类那样爱所有的人”、“要爱人如己”、“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凡事包容”等等同样是在追求至善、至美、至真,祈盼社会安宁、人生幸福、天下太平。儒家文明和基督教文明是当今世界两个影响力巨大的文明,开展这两大文明的对话与交流在今天具有突出的意义和时代紧迫性,今后应该更加需要加强沟通和了解,在新的基点上建立起彼此相互尊重、欣赏而又和睦通融的新型文明关系。

在这次论坛上,与会作者没有回避彼此之异,既有基督教文明与儒家文明之异,也有A学者与B学者之异。因为我们知道,从某种意义上讲,在对话中明确彼此的不同更为重要。只有知道了彼此的不同,才能够知道怎样相互接近,才能更好地爱护相同点,保护不同点,二者共存共荣。因此,我们说要尊重不同的文明的时候,实际上主要是说要尊重对方和自己的不同之处。

儒家文化和基督教文化的不同在于对终极真理、第一推动力、宇宙本体的不同态度和认识,在于由此而形成的思维方法的差异。

儒家——进而影响、扩展到几乎全体中国人,对思辨抽象的本体没有兴趣,把宇宙的来源归结为“自然”,或曰“本然”,视宇宙为一生生不息的圆融的整体,人是宇宙的一个组成部分,与万物为一体,是万物中最高贵的一员。由此而形成的思维方式则是一元的,综合的,“一”分为“二”,这个“二”相互依存、相互转化,然后合“二”为“一”,处事则不取两端,而主“中道”。虽然在公元前4世纪时,墨子曾经在逻辑和思辨以及原始科学领域有所建树,但是终究没有发展为显学;在古希腊,差不多和墨子同时,也曾出现过与儒家理念相近的哲学流派,但也和儒家一样,逐渐消失了。这样,中国的思维和文明与西方在那一个时代擦肩而过,没有会合,从此就分道扬镳。

基督教呢?基督教进而扩展到整个欧罗巴、美利坚乃至世界相当广泛地区,基于信仰而形成的思维方式则为二元对立的,分析的。正是根于各自的哲学理念,所以儒家对于不同的观念是包容的,基督教的教义则具有一定的排他性。当然,在上一节的会议中,何光沪先生在评论中说道,从柏拉图时代到黑格尔也有一元的内容。是的,这正是哲学史上很多人关注的问题。但是,可惜的很,中国没有走向二元对立,而西方的哲学也没有走向一元。从后柏拉图时代一直到黑格尔,他们著作中所显现的这种倾向是什么呢?我宁愿说,这是西方哲学家,当先验的哲学再来关照当下的人生和宇宙的时候他们产生的困惑,他们力图于突破。但是,两千多年来始终没有达到目的。

中国的哲学理念保障了中华民族数千年的繁衍发展和相对稳定,造就了古代科技、经济、文化的辉煌,但是同时也下了帝王利用儒学维护利益集团统治、对儒学进行扭曲、后世儒学过于偏重于把“心”作为本源而产生种种弊病的后门;基督教的哲学激励了人们对平等的追求,促进了近代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加深了人类对物质、地球和宇宙构成的认识,改变了世界的物质层面的面貌,但是,也不是完美的。在越来越多的科学领域,二元对立也遇到了物质世界并不领情、与之相矛盾的现象。

因此我认为,无论是儒家文明还是基督教文明当下都有一个共同的、严重的任务,这就是要对自己所信奉的经典作21世纪的重新阐释。这也许是刚才成中英教授所说的“改造”,但是我宁肯用“重新阐释”而不用“revolution ”这个词。也许是当今的中国人很害怕听“革命”二字。为此我认为(也许有点儿偏颇),这就是当今这个时代距离新的轴心时代很远, 我们所应该做的是回到2500年前的智者那里汲取智慧,明白他的智慧。在明白他的智慧、传达他的智慧当中我们就创造,而不是急于建立21世纪的所谓新的体系。

儒家文明与基督教文明两种哲学都是历代人们思考人生和未来的智慧结晶,思考的对象都是人和人所生存的环境,追求的都是人类为了幸福而应该具有的道德。这就是二者最大的共同点。基督教文明和儒家文明另一个极其重要的共同点体现在对伦理的关怀上。《旧约?箴言》上记载所罗门的话说:“耶和华所恨恶的有六样,连他心所憎恶的共有七样,就是高傲的眼,撒谎的舌,流无辜人血的手,图谋恶计的心,飞跑行恶的脚,吐谎言的假见证和在弟兄中布散纷争的人。”所罗门又说:“惟有公义能救人脱离死亡。”《新约?哥林多前书》上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我之所以在这里引用大家所熟悉的《圣经》的这些段落,是因为我每次读到这里的时候,感觉几乎就和读孔夫子关于仁、义、礼、智、信的教导一样,感受到先知先圣所期望于人类的,都是人类理所应当遵循的规范原则,至今温习这些教导就好像我的我的父兄昨天对我进行谆谆的教导,仍然适用于当代。因而,这些教导当然适用于当代。今天人心、社会和世界的混乱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人们忘记了、抛弃了、背叛了先圣先哲一再的告诫。

有关儒家文明和基督教文明的同与异,世界不少学者,包括今天在座的许多朋友已经有了很多深度的研究,无需我在这里展开。我之所以说了上面这些话,是想强调,过去两种文明似乎对彼此的意义不同注意得更多一些,而对这些不同归纳、分析又常常较为肤浅。因此我们应该准确地寻找不同,真诚地求相同。否则很容易陷入亨廷顿先生所持观点的迷茫之中。

在谈到基督教文明和儒家文明的同与不同的时候,我曾经遇到过很多外国朋友问我:中国有宗教吗?中国人有信仰吗?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但是这个疑问涉及这样几个问题:什么是宗教?什么是信仰?信仰是不是只有一个模式?信仰宗教是不是必须专一?

在我看来,所谓信仰,是个极其复杂的概念。信仰就是对当下现实中并不存在、未来也无法达到的某种精神和能力的信任、仰慕和希求。中国人在世俗层面最根本的信仰是天道或曰天理,这是经由父亲、祖父辈传下来的古老的教导,而这教导的源头则是先圣先哲,先圣先哲的智慧则来自于《周易》所说的“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终,故知生死之说”。 换句话说,中国人的信仰是由“近取诸身,远取诸物”而获得的。中国人崇尚“德”,德的支柱是“仁、义、礼、智”,这就是孟子所说的人之四端,后来又加上了一个“信”,形成了仁义礼智信。德的修养是没有止境的,达到至高无上境界的就是圣人,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能够称为圣人的只有孔夫子,而他自己在世时并不接受者顶桂冠,那是后人大概因为自己所处的社会人心惟危,而对孔子高山仰止,于是把孔子尊为圣这个时候孔子已经没有发言权和辩解权了。后人这样做并不过分,因为他所提出并身体力行的“德”的高度是无尽头的,而这种信仰并不妨碍很多中国人同时相信鬼神,信仰佛陀,信仰基督,信仰安拉,甚至于一个人兼信两种或三种。在中国有不少家庭,家庭的成员分别有不同的信仰,但是全家一直和睦相处。这是很值得研究的现象。这种现象的存在原因之一是中国人在现世中以德为上,是因为有人对死亡还有恐惧,或者希望摆脱现实中的一些迷惑与羁绊,或对是否有来世存有疑虑,于是寄托于超越的绝对存在。而儒家信仰和其他信仰能够并存于一身或一家,就是因为在现世人生精神的提升中各种信仰有许多共同之处,再加上儒家的“君子和而不同”的包容性。这说明,对于中国的过去和现在来说,那种认为一神教是高级宗教、多神教基本属于“原始宗教”和只有信仰超越、先验的神才是信仰,这样的主张和标准,并不适用于中国。基于对这种情况的了解,中国和其他各国的学者讨论不同文明的同和不同的时候,可能障碍就少了一些。

各位朋友,各位同行,女士们,先生们:

儒家和基督教这两种极其重要而又极其庞大、复杂的文明体系,常常让人眼花缭乱,难窥其究。例如,德国马歇尔基金会最近就对中国的印象进行调查调查的对象有11000多人,调查的结果是,认为“与中国有足够的共同价值观,能在未来多年合作解决问题”, 在美国赞成的占53%,而在欧洲只占37%,很遗憾,在欧洲各国中,德国这一数字最低,只有18%。如果在中国进行同样的调查,恐怕结果也差不多。这说明各国人民间了解得多么不足啊。中国唐代的大诗人杜甫,这可是一个纯粹的儒家。在他咏泰山的诗里说,应该登上泰山的最高顶,来看看四周,那就会发现其他的山都显得很小。要让不同文明的人们之间比较充分的互相理解,体现杜甫的意思,恐怕只有靠我们学者坚持长期的研究,站到高山之巅,才能帮助世人把握各自的文明和文明间的关系的全貌和要领,因而也才能使不同文明对话越出知识界的狭小范围,在社会上广泛地开展起来。只有到那时,世界所有的人才能真正地成为一家人。这个任务是艰巨的,长期的,但是既然这是构建世界永久和平所必需的,那么我们就应该像“轴心时代”的伟大智者那样坚信未来,努力不懈。这才符合中国古代士的概念内涵,也才符合现在的欧洲由德国哲学家哈贝马斯提出的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

各位朋友,各位同行,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并不希求论坛能够改变世界,我们只希望建立友谊,形成氛围,唤醒理智。在这点上,我想我们已经尽了力。许多朋友说,这样的论坛形式内容都很好,不能只办这一次。是的。这届论坛之所以称之为“首届” (The first),就意味着我们期望着有第二届、第三届、第N届,这些论坛将陆续举行儒家与各种文明的对话,以期全面促进世界不同文明对话与发展。

我们这次论坛是成功的,这是与会者全体和所有为我们服务的各方人士共同努力的结果。请允许我代表组委会向大家致以崇高的敬意!论坛的成功,极大地坚定了我和我的同事们继续办下去的决心。我的初步设想是,隔开一年,到2012年这个时候,还是在这个地点,我们举行儒家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的对话。至于儒家文明和基督教文明的对话,我们将举办其他形式的会议继续进行。如果我的这一“梦想”得以实现,我希望在座的朋友和同行再次光临!我想,这个论坛坚持办下去,就是我们踏着人类祖先成功的足迹在向前走。总会有那么一天,我们可以自豪地说:在扭转人类命运与道路的这个伟大的事业中,我们也曾经尽过自己的绵薄之力。这是我的愿望,我相信也是今天所有论坛到会的嘉宾和朋友们的共同的愿望!

希望主张对话、反对冲突的话语能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强音!

希望人类的智慧之光能够穿透物质与贪欲所构成的笼罩于人类自身之上的迷雾,让人类能够看到湛蓝湛蓝的天空!

 

以上就是我个人的小结,请多批评!谢谢所有的人。

我宣布首届尼山世界文明论坛现在闭幕!

尼山世界文明论坛组委会秘书处  电话传真:+86 531-68609800 版权所有: 尼山世界文明论坛组委会秘书处  技术支持:大众报业集团大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