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尼山书画 > 雅集
人书俱老 翰墨日新

林 岫

《 人民日报 》( 2011年07月18日   24 版)
 
 

  书法(《爱莲说》局部)
  夏湘平

  有幸拜观著名老书家夏湘平先生的近作《书周敦颐〈爱莲说〉》长卷,其书神采奕奕,雅致淳古,开卷直觉清气逼人。展卷之余,我乘兴于卷后题了四言四句。诗曰:“人书俱老,清雅独芳。文情墨趣,交映生光。”

  认识夏湘平先生已经25年了,当时我们同在中国书协常务理事会共事。他为人耿直中正,待人热情,言事析理,颇多识见,大家常常尊称他为“夏公”。夏公,是那种你不必考虑委婉谨慎就可以直倾肺腑的人。作为当代最早崛起于书坛的书家之一,他兼擅各体,尤工八分,又熔古铸今,萧散雄逸,自成一格。

  在跟夏公的交往中,有件事至今印象深刻。那是1992年春暮的事。当时湖南汨罗屈原碑林拟将《离骚》书刻成巨幛作为主碑长久竖立于碑林,曾派专人到京约稿。因任务重大,时间紧迫,京津书家皆不敢应承,唯夏公欣然受之。从查资料到挥毫书毕,半月有余,共书写了16张四尺整宣。张壁通体观之,洋洋洒洒,纵横皆成意象,如一气呵成。能把《离骚》这2500余字的惊世镇史之作书成巨幛,除技巧工夫之外,还需要艺术家可贵的胆气。作为一名艺术家,如果没有这种胆量和气魄,是不可能耸立起自己艺术征程上的新高峰的。

  细味夏公能获得今天如此重大成就,我以为首先是他转益多师,唯艺是取,能在丰厚的传统根基上构建出自己的书法艺术形象。夏公学习隶书从不固守某碑某帖,也不泥定于常见的几种汉隶范本。他眼光深远宽博,不拘时代、门派、书种的远溯近取,以便汲取更多的艺术滋养。他不但临习过金文、简帛和摩崖刻石,还长期浸研过“二爨(cuàn)”、《嵩高灵庙碑》、《泰山金刚经》和《郑道昭碑》等。平时遇到他认为可学可取的书作,无论古人今人、前辈小辈,也无论海内海外,无论传统现代甚或先锋前卫,都会反复琢磨,认真临摹仿效,以得其一二为喜。开阔视野,不拘时代门派书种的广收博取,使欣赏者感受到了一个熔融汉简汉碑,又兼得行草笔意的新隶书艺术形象的魅力,这就是夏公的成功。

  其次是他厚积薄发,融会贯通,探索出了一条适合艺术个性发展的成功之路。

  艺者皆知,从事书画学习,得形似易,得神似难,得神似而出神入化、自成气象者愈难。夏公深谙“得形体,不如得笔法;得笔法,不如得气象”的艺术真谛,所以他对传统的学习和继承,入门出师,只为取其精髓;厚积薄发,只为融会贯通。如此日积月久,驰笔于纸,所见俱由情性,不见某碑某帖之优孟衣冠,自有奇采神韵。他为了体现崇尚质朴古拙、苍劲老辣的艺术追求,在用笔上特别注重一个“涩”字。涩,即迟送涩进,是行笔的一种方法。它要求行笔时,笔锋须在提按顿挫、似行非行的运动中完成书写。驰笔过速则飘,过缓则拖,都会影响笔势、贯气和神韵。这里,既有适度的认可,又有技巧功夫的运筹,唯有如此,方可使隶书点线的力感和笔势的节奏矫然出入其中,真非老手不能为之。

  读夏公的书法作品,不仅给我们以美的享受,还留下了对当代书法艺术创作很多富有启迪性的思考。书法领域中的任何一种书体从萌生发展、社会认可到代代传承,都自成一条源远流深的历史长河。离开绵延五千年之久的传统文化的宽厚河床,去理解这门既古老又独具青春活力的书法艺术者是浅薄的,所以孤立地学习任何一种书体,稍有小成便沾沾自喜的人都会因为浅薄而慢待了书法这门国粹艺术,最终与成功无缘。由此看来,夏公的成功跟他对书法艺术的真知灼见不无关系,我们也只有从这个角度去解读夏公的书法作品,才能真正理解夏公。

  想起宋代林逋《省心录》说的“心不清无以见道,志不确无以立功”这句至理名言,夏公清心淡泊的人品、逸笔超迈的书风,正是他为人从艺之道的最好展示。 

尼山世界文明论坛组委会秘书处  电话传真:+86 531-68609800 版权所有: 尼山世界文明论坛组委会秘书处  技术支持:大众报业集团大众网